缅甸娱乐业

意想不到的地方也能感受到一种现实主义的关怀。

作者:admin 2020-01-21

作为我们的邻国,韩国是一个娱乐产业发达的地区。在韩国产业面临来自中国的全面冲击之际,韩国影视娱乐产业很少能够稳定中国。虽然现代娱乐业强调消费到死,但韩...

  作为我们的邻国,韩国是一个娱乐产业发达的地区。在韩国产业面临来自中国的全面冲击之际,韩国影视娱乐产业很少能够稳定中国。虽然现代娱乐业强调消费到死,但韩国的影视行业每年都会制作一到两部好作品,甚至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都能感受到现实的关注。例如,今年年初的戏剧《李尸朝鲜》,一部古装悬疑丧葬电影,很好地描绘了朱门酒肉发臭,道路冻死的场景。
南朝鲜的文艺界

    然而也是这样的韩国,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爆出娱乐业丑闻,艺人形如奴隶,证人一再声明自己绝不自杀,天大的新闻也不过是不了了之。这甚至比影视作品还要匪夷所思,好像还在李氏朝鲜的教坊时代一样。近年来韩国有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称号,地狱朝鲜,说的是今天的韩国是一个高度竞争,缺少希望的社会。韩国的影视业倒好像是这样一朵地狱之花,看上去艳丽,可它之下的土壤让人觉得可怕。娱乐产业本来就是一个造梦的窗口,童话一样的故事让人摆脱现实的重压,得到片刻的放松。但韩国影视业也确实是有现实主义传统的,经常能拍出反映现实困境与苦难的佳作,甚至推动社会的进步。然而不管是造梦也好,揭露真相也好,如果一个社会进半步,退三步,一步步滑向地狱,那么这又有什么意义?除了让人更加绝望,更加沉迷于一瞬即逝的梦境。就像鲁迅说的,在一间封死的铁屋,大家在酣睡里等待窒息,这时一个人醒过来,叫醒边上的人又有什么价值呢?

南朝鲜的文艺界

   我不赞成说韩国电影的现实主义就是无能狂怒。确实从本质上说,哪怕是韩国电影的现实主义也不过是一种现实无奈罢了,看得见的绝望和看不见的绝望一样是绝望。真的到笑骂由你,好官我自为之的地步,这种情绪上的宣泄甚至有时候你可以说是小骂大帮忙。即使不时推出几个替死鬼又如何,让公众产生希望的错觉,然后被下一次苦难所折磨吗?但这是韩国社会的问题,不能怪电影人,倒可以说在这样的社会里,顶着这样的压力还敢批评,至少能前进那半步,哪怕退后三步起码也少退了半步不是吗?如果这样的人多一些,也许韩国社会还是有希望的,只不过正是这样的社会,能容许一小撮批评者,也只能容许一小撮批评者来展示他的大度和自信。今天韩国社会的很多问题,其实是日本社会的翻版。虽然韩国始终弥散着一种隐隐的对日敌视,每一次切手指抗议都引来一阵阵喝彩,但作为日本前殖民的韩国终究摆脱不了前宗主国的影子。我说的不好听一些,这种敌视说不定正是在敌视自己和仇人太像了。比方说朝鲜地狱的标志,四上五落,银发工薪族,这何尝是韩国人发明的。在宽松世代之前的日本的大学录取就是典型的四上五落,而直到今天日本还是一个银发工薪社会。

南朝鲜的文艺界

   当然日本要比韩国出现的问题好不少。说到底日本已经过了暴发户阶段,起家更早,积累更厚,哪怕是面临和韩国一样的问题,日本还有余裕搞收买和拖延。而起家更晚,盘子更小的韩国,一旦遭遇和日本一样的瓶颈,遭遇的困难要更大。实际上日本上层虽然还不时努力一番,而普通人已经是放弃治疗了,韩国不外乎是患病日浅,自觉还能抢救一下而已。朝鲜地狱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历史的重现。我们如果从历史上看,整个东亚社会最有余裕的一直都是中国。中国还有资格讲十一之税,虽然层层盘剥使得最后远远超出了这个水平,但和公六民四作为常态和起点的日本相比,简直是仁政了。而朝鲜对比日本,自然环境远远不如,赋税丝毫不差,根本是两班之外非人,贱民遍地,按理早该爆发起义。但盘子小,好办事,朝鲜统治阶级的人身控制也远胜于中国,背后又紧靠宗主国的武力,其内残外忍,相沿成习,简直是僵尸一般的存在。韩国确实是和日本遇到一样的问题了,你可以归结于中国崛起导致工业黑洞使韩国没有升级转型的机会,至少没有变成第二个日本的机会。如果这样能让它变得好受一点的话,至少现在韩国能接受的解释也只能是这样。作为后发经济体的日韩自身体量级不足以挑战整个西方体系,最后能分配到的位置本来就是有限的,何况前面日本已经占据了更高的位置,原本韩国的前景就是堪忧的。唯一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就是如当年日本设想的背靠巨大的中国市场,然而谁又能想到中国市场孕育了一只工业巨兽呢?但韩国落到这样的地步绝不仅仅是时机的问题,它始终不如日本和中国,其内部问题是难以回避的,甚至韩国人自己也是清楚的。以社会公平和旧社会残余而论,我们可以说中国是东亚诸国里改造最好的,应该感谢美国人和先发优势的日本紧随其后,韩国可能是最差的,说不定比朝鲜还差。一个号称胜利复国的前殖民地国家,独立后整整三十年军队都掌握在旧宗主国培养的旧军人手上。复国后的第一个政权就以屠杀国民为能事。时至今日,整个社会的财富大部分仍然掌握在前殖民者政权的残余份子手上,大财阀几乎和国家捆绑在一起,需要时就让全体国民给他们埋单,这样的国家就是今日的韩国。即使实现了民主化,从本质上说韩国又真的是人民的国家吗?

 

南朝鲜的文艺界
   一开始我们说到韩国娱乐业形如奴隶,仿佛还在李氏朝鲜的时代。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恐怕不是一个形容而是一种真实,折射韩国最落后的一个部分。这一点不用说韩国一样是沿袭日本,但又比日本更落后。大多数时候韩国表现出的问题往往就是一个劣化的日本版本,虽然日本已经够落后了。表面上看上去光鲜的明星被事务所高度控制。它达到了这样一个程度上,打造出来的明星实际上不再是人类,它不过是经过仔细设计的娱乐工具而已。本质上说它可以是任何一个人,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任何明星的生死存亡,乃至一举一动都操纵在事务所的手中,就像一具提线木偶一样。而韩国社会是很小的,不存在艺人能反抗事务所的可能,你得罪了一个,就等同于得罪了所有,那么就只有消失一条路了。也正因为是这样,韩国娱乐业确实也展示出某种异态的优势,起码它不可能出现三千万投资,两千万拿去片酬的情形,而艺人不但不会恃宠而骄,终日战战兢兢以求苟延岁月,倒反而有某种专业精神起来。
南朝鲜的文艺界

    当然也可以说这样操蛋的社会倒逼整个社会思潮中有强烈的不满成分,这种成分的发散又走了两条不同道路。一种是下层社会同时扩散的自大与自卑,这两者是一体的。我们不时会看到的各种韩国起源神论,本身就是民科绑架学术的产物。但这种盲目自信深处其实是自卑,但如果不用这种自信去掩饰自卑,又怎么能麻醉其精神呢?连韩国人自己恐怕都未必觉得有理的种种神论,上下安之若素不过是一场全民的自我催眠而已,说起来和昭和日本其实是很像的,只不过一样是劣化版而已。韩国人的精神空虚可以说是出了名的,和发达国家之名根本不匹配的生活水平,经济相对富裕后,各种邪教异端横行,当然又和日本一模一样。

南朝鲜的文艺界

    而反应到文艺界和思想界,那就是苦闷和批判,其实这和日本也是很像的,日本文艺界和思想界也一直有左翼倾向。为什么南部军会得到同情,为什么当年文在寅会帮朝鲜打官司要版权费,有时候这种精神上的极端苦闷会导致压倒了物质上的相对富裕。韩国是一个比朝鲜更富有的社会,但在精神上并不能完全压倒朝鲜,尤其是在知识分子中。这样的韩国能出一个文在寅,我认为是了不起的。虽然人人都不看好文在寅的未来,但他近乎同归于尽式的努力,可能是这些年来韩国知识界最有力的反抗。这是个人觉悟和社会不满的一次爆发,有悲剧式的吸引力。如今文在寅正在呼吁重新讨论济州岛大屠杀,为受难者翻案。这是在挖盘根错节几十年的韩国旧政治势力的根。文在寅的改革是全面激进式的,包括对韩国军队的改革,裁撤军队,缩减兵役,加大对日奸后代的追索力度。这等于是同时针对旧军队,旧政权,旧财阀、当然我们也可以几乎断言,这种激进改革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哪怕一时压制住,也难免要反噬。然而即使是文在寅这样不惜粉身碎骨的人物,面对几乎和整个韩国捆绑在一起的既得利益集团,像唐吉坷德要大于像屠龙勇士。解决韩国问题的办法,不外乎是强大的外力,比如当年美国之于日本,或者一场大革命,一如当年的中国。然而更多养分也养肥了那些掌控着国民的巨兽们,如今已经和国家融为一体了。某种程度上说,韩国正在越来越像历史上的朝鲜,我们还将一如既往的看到不时翻出佳作的韩国影视圈,但这朵地狱之花是开在一个下坠的社会之上的,一种使人感慨的哀艳。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strong>疫情期间,缅甸勐拉地区17人去KTV娱乐</strong>

    疫情期间,缅甸勐拉地区17人去KTV娱乐

  • <strong>意想不到的地方也能感受到一种现实主义</strong>

    意想不到的地方也能感受到一种现实主义

  • <strong>缅甸赌场比澳门赌场落后!是不是真的?</strong>

    缅甸赌场比澳门赌场落后!是不是真的?

  • <strong>印度的电影产业有一定的国际影响力!</strong>

    印度的电影产业有一定的国际影响力!